白居易一首诗逼死名妓

白居易首诗逼死名妓

洛阳龙门石窟隔岸相对的洛阳东山,有一座俏丽的山峰,山峰的形状很像琵琶,因而得名琵琶峰,这座山峰奇花异草遍地,香气溢人,因而这座山峰又被称为香山在山峰下不远的地方,有一所环境优雅的宅院。院里山林泉石,造型各异,竹木池馆,别有风韵。青铜熏炉中香烟袅袅上升,有一歌伎正在抚弄七弦飞泉古琴,琴声叮叮咚咚,一如高山流水。另一歌伎轻舒燕体,裙袂飘飘,宛若天仙起舞。然而端坐在那里的老翁——自号“香山居士”的白居易,则目如定珠,坐如古钟。他满目愁云,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,也许是又想起了燕子楼头那泫然而泣的贞烈女子。他长叹一声,对陪伴他多年的歌伎说:“樊素,小蛮,你们过来。”

两女子闻声袅袅而来,紧靠老人身边。白居易说:“我已快到耳顺之年(70岁),再也不能耽误你们的青春了,而且盼盼的死,给了我太大的震撼。生命不应虚度,你们要好好珍惜,快收拾好东西,去寻找属于你们的幸福吧!”

樊素和小蛮泪如泉涌,哀求着要留下来,可白居易一脸的绝然,两个女子只好默然离去白居易口中的盼盼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?她的死又和白居易有着什么样的关系?让我们的穿越时空的隧道,回到唐德宗年间,去倾听诗人白居易为我们讲述的一个贞烈女子的故事——

犹记唐德宗贞元二十年(804年),那时我官居秘书省校书郎,四处远游时,恰好经过彭城(今徐州市),便少作停留。彭城守帅张愔,派人送帖请我到他府上一叙。张愔这个人我也早有耳闻,虽为武官,却性喜儒雅,颇通文墨。我对他毫无反感,便欣然答应了酒宴就设在燕子楼上。燕子楼地处彭城西郊,依山傍水,风景绝佳,据说是张愔特地为他的爱妾关盼盼兴建的一处别墅,楼前清流潺潺,垂柳如烟,清幽雅致。燕子双双对对穿柳而过,翩然飞至楼头,于幽静中更添几分生机落座后,张愔略显神秘地对我说:“我有一爱妾,名叫关盼盼,容貌美艳绝伦,而且精通诗文,更有一副清丽动人的歌喉和一番高超绝伦的舞技。她能一口气唱出你写的《长恨歌》,跳《霓裳羽衣舞》也是出神入化。她对您的文采仰慕已久,现在不妨让她来为您舞一曲,以助酒兴。不知您意下如何?”

既然是我的仰慕者,又是一才貌兼备的女子,我有什么理由不见呢?

张愔立即叫侍女去传关盼盼,不多时,只见一体态轻盈婀娜的女子在侍女的陪伴下缓缓走来,待到跟前时,盈盈一拜,轻启红唇:“小女子久慕大人才华,今日得见,真乃三生有幸。”

我连忙将她扶起。指尖不经意划过她的皓腕,光滑而又鲜嫩待她坐到席中时,我仔细端详,果然光艳照人——不朱面若花,不粉肌如霜,美目含情愁,樱唇风韵长。我也是爱美之人,阅女无数,此女子可谓人间极品张愔和关盼盼倒是真的热情,频频执壶为我敬酒。我们以酒赋诗,喝得畅快淋漓。张愔让盼盼舞一曲《霓裳羽衣舞》,她欣然领命音乐起,只见关盼盼身着白色纱裙,犹如仙女翩翩起舞。她体态轻盈,忽如轻风吹指,时隐时现,又似白玉雕像,静中有动,令人心旷神怡。她以轻盈迦雪的旋转、流畅若水的舞步、柔软轻婉的舞姿,飘然欲仙的舞态,表现出虚无飘渺的仙境之中仙女的形象我真的惊呆了,一刹那间,仿佛当年能歌善舞的倾国美人杨玉环又展现在眼前,简直太美妙了!难怪张愔如此吹捧她,连我也沉醉于她的翻飞舞袖之下了曲罢舞止,关盼盼娇喘连连,回到席中。张愔急忙拿起丝帕,为美人拭汗,眉目之间,溢满爱怜,看来他们的恩爱真是非同一般我也立即送上我的赞美:“醉娇胜不得,风嫋牡丹花。”

关盼盼又赶紧谢礼道:“多谢白大人赠诗赞美,把我比作花中之王牡丹,实在愧不敢当。”

我微微一笑,你美貌绝伦,也许只有那花中之王的牡丹才堪与你相媲美自此一别,就是十年。十年之间,风云变幻,我大唐王朝,已经亡了两代皇帝——德宗、顺宗,而现在,是宪宗统治的元和九年(814年)了我在朝中也已经是翰林学士,左拾遗,拜赞善大夫(陪太子读书),可我似乎越来越厌倦了朝廷中的尔虞我诈,阿谀奉承。朝中的宰相武元衡和御史中丞裴度遭人暗杀,掌权的宦官竟然不闻不问,多么的令人气愤!而我已过不惑之年,为了心中无愧,我冒死上疏力主严缉凶手,以肃法纪,这必然会得罪那些掌权的人,也许会引来杀身之祸,可生又何欢,死又有何惧?

这十年来,我从没有过关盼盼的消息,那次的燕子楼一聚,我以为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插曲那一天,我正在为我的上疏毫无回应而感到愤懑时,下人来报,张仲素求见。我愁眉一展,早闻此人能诗善赋,这下可以一决高低,以解胸中郁闷我连忙到前厅去见他,闲谈之中,他竟说起了关盼盼。他曾是张愔手下任职多年的司勋员外郎,和张愔一家都比较熟悉。他说,那次我和张愔相见后不久,张愔就病逝了。树倒猢狲散,家中姬妾俱已各奔前程,惟独关盼盼难忘旧情,只身移居燕子楼,矢志为亡夫守节。他知道关盼盼仰慕我的才华,和我有一面之缘,所以带来了关盼盼近来所写的《燕子楼新咏》三首我展开那素雅的诗笺,三首七绝映入眼帘:

楼上残灯伴晓霜,独眠人起合欢床;相思一夜情多少,地角天涯未是长北邙松柏锁愁烟,燕子楼中思悄然;自埋剑履歌尘散,红袖香消一十年适看鸿雁岳阳回,又睹玄禽逼社来;瑶瑟玉箫无意绪,任从蛛网任从灰好一个痴情女子呀!透过她的诗,我仿佛看见了一个脂粉不施、琴瑟不调的女子默默地站在燕子楼上,她也许又在回忆与张愔在燕子楼上看夕阳暮色,在溪畔柳堤上缓缓漫步,在月明之夜喁喁低语。现在风光依旧,却人事全非,独对长夜寒灯,形单影只,夜夜刻骨的思念,日日无望的期盼,这一盼,就是十年——凄清孤苦、相思无望、万念俱灰的十年。

[tags: 白居易, 翰林学士, 相思, 形象, 病逝]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诗词搜索
标签列表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Copyright 拉菲平台 - 经典诗词网 www.jingdianshici.com Rights Reserved. | 站点地图 | 百度地图 | XML地图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