丑奴儿 博山道中效李易安体

丑奴儿 博山道中效李易安体

首词正是此期间所作词的上片下阕都是借景抒情,情景交融,写得明白如话而又清新幽默。上阕写博山道中的外景。博山在江西广丰县西南,“南临溪流远望如庐山之香炉峰,足风其景秀美。上阕头三句,写得颇有季节特点,特别是“骤雨一霎儿价 ”,非常形象地写出了夏日阵雨的特点。阵雨过后,斜阳复出,山水林木经过了一番滋润 ,愈加显得清新秀美 。“风景怎生图画”一句,以虚代实,给人留下充分的想象空间,同时又达到了情景交融的效果 。从词的意境上说,这二句把画面推向了更深一层 ,别有一番风致。七、八二句是抒情,说只想在山色水光中度过这个清闲的夏天。句中流露出一种无可奈何的心绪下阕开头 ,写酒家周围的环境 。“午醉”一句,同上阕“青旗”相呼应 ,“松窗竹户”当为酒家的景致。这首词的上下阕在时间上有个跳跃,由“午醉”加以过渡,从而增强了上下两阕的紧密联系 。“野鸟”二句,语出贾谊《鵩鸟赋 》:“鵩鸟“止于座隅,貌甚闲暇。”同时,又是运用传统的动中取静的写法。唯其动而愈见静。如王维的《栾家濑》:“飒飒秋雨中,浅浅石溜写。跳波自相溅 ,白鹭惊复下 。”全篇皆动,却是静境辛弃疾正是运用了这种手法,把酒家的环境写得十分幽静,但正是通过这“静”来反衬出他心中的不平静。紧接着由“野鸟”带出白鸥,由景入情,写得十分自然。所谓鸥盟。”即是“言隐居者与鸥为伴侣也”。如黄庭坚诗:“万里归船弄长笛,此心吾与白鸥盟。辛弃疾在离职,初到带湖卜筑时,就曾写过一首《 水调歌头》,题为“盟鸥”,其中写道:“凡我同盟鸥鹭,今日既盟之后,来往莫相猜”,意在表明自己决心归隐,永与鸥鹭为伴。“却怪”二句极显诙谐,旧友白鸥怎么啦?觑着我欲下不下,若即若离。因而最后三句接着问,莫非是新来变了旧约?《列子.黄帝》说海上有人与鸥鸟相狎熟,一日其父命他取来玩玩,明日至海上 ,“鸥鸟舞而不下 ”。此外,这三句笔势奇矫,语极新异,令人玩味不已。这种浪迹江湖的生活,并非是他所追求的。因此,他在表现一种超脱的闲适之情时,仍然不时地流露出自己内心的不平静来。一种希冀用世的心绪,还是时隐时现的表露出来。他的这首“效李易安体”之作,着重是学易安“用浅俗之语,发清新之思”(《金粟词话》)的特色。其中诙谐幽默的成份,则纯属自己的个性。这正为我们提供了一位伟大作家“博取”的例证辛弃疾(1140年5月28日1207年10月3日),原字坦夫,后改字幼安,号稼轩,山东东路济南府历城县(今济南市历城区遥墙镇四凤闸村)人。南宋豪放词人、将领,有“词中之龙”之称。与苏轼合称“苏辛”,与李清照并称“济南二安”。辛弃疾生于金国,少年抗金归宋,曾任江西安抚使、福建安抚使等职。著有《美芹十论》、《九议》,条陈战守之策。由于与当政的主和派政见不合,后被弹劾落职,退隐山居。开禧北伐前后,相继被起用为绍兴知府、镇江知府、枢密都承旨等职。开禧三年(1207年),辛弃疾病逝年六十八。后赠少师,谥号“忠敏”。辛弃疾一生以恢复为志,以功业自许,却命运多舛、备受排挤、壮志难酬。但他恢复中原的爱国信念始终没有动摇,而是把满腔激情和对国家兴亡、民族命运的关切、忧虑,全部寄寓于词作之中。其词艺术风格多样,以豪放为主,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。其词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典故入词,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,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,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;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。现存词六百多首,有词集《稼轩长短句》等传世

[tags: 传世, 谥号, 豪放, 辛弃疾, 作品]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诗词搜索
标签列表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Copyright 拉菲平台 - 经典诗词网 www.jingdianshici.com Rights Reserved. | 站点地图 | 百度地图 | XML地图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