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贫卷第三十六

安贫卷第三十六

36.1 抱朴子曰:昔汉火寝耀, 龙战虎争, 九有幅裂, 三家鼎据. 有乐天先生者, 避地蓬转, 播流岷益, 始处昵於文休, 末见知於孔明. 而言高行方, 独立不群, 时人惮焉, 莫之或与. 时二公之力, 不能违众, 遂令斯生沈抑衡荜, 齿渐桑榆, 而韦布不改. 而时主思贤, 不闻不知;当途之士, 莫举莫贡. 潜侧武之陋巷, 窜绳枢之蓬屋, 进废经世之务, 退忘治生之车, 草梨餐屡空, 朝不谋夕.36.2 於是偶俗公子造而诘之, 曰:'盖闻有伊吕之才者, 不久滞於穷贱;怀猗顿之术者, 不长处於饥寒. 达者贵其知变, 智士验乎不匮. 故范生出则灭吴霸越, 为命世之佐;入则货殖营生, 累万金之赀. 天贫在六极, 富在五福, 《诗》美加可矣,36.3 《易》贵聚人, 垂饵香则鳝鲔来, 悬赏厚则果毅奋, 长卿所以解犊鼻而拥朱旄, 曲逆所以下席扉而享茅土, 不韦所以食十万之邑, 张侯所以拔囹圄之困也. 故下乡俭而获悔咎之辰, 漂妪丰而蒙千金之报. 先生无少伯之奇略, 专锐思乎六经, 忽绝米长之实祸, 慕不朽之虚名, 耻诡遇以干禄, 羞炫沽以要荣, 冀西伯之畋, 俟黄河之将清. 甘列子之菜色, 邈全神而遗形, 何异图画骐骥, 以代徒行之劳;遥指海水, 以解口焦之渴;张鱼网於峻极之巅;施钧缗於修木之末;虽自以为得所, 犹未免乎迂阔也. 事无身後之功, 物无违时之盛. 今海内瓜分, 英雄力竞, 象恭滔天, 猾夏放命, 驽蹇星驰以兼路, 豺狼奋口而交争. 当途投袂以讼屈, 素士蒙尘以履径, 纯儒释皇道而治五霸之术, 硕生弃四科而恤月旦之评. 筐篚实者, 进於草莱;乏资地者, 退於朝廷;握黄白者, 排金门而陟玉堂, 诵方策者, 结世雠而委泥泞;贽币浓者, 瓦石成珪璋;请托薄者, 龙骏弃林坰;党援多者, 偕惊飚以凌云;交结狭者, 侣踊鳖以沈泳.36.4 夫丸泥已不能遏彭蠡之沸腾, 独贤亦焉能反流遁之失正? 今先生入无儋石之储, 出无束修之调. 徒含章如龙凤, 被文如虎豹, 吐之如波涛, 陈之如锦绣, 而冻饿於环堵, 何计疏之可吊? 奚不泛轻舟以托迅, 御飞帆以远之. 交瑰货於朔南, 收金碧於九疑. 迪崔烈之遐武, 縻好爵於清时? 徒疲劳於述作, 岂蝉蜕之有期也? 独苦身以为名, 乃黄老之所蚩也! ”36.5 乐天先生答曰:“六艺备研, 八索必该. 斯则富矣, 振翰摛藻, 德音无穷, 斯则贵矣. 求仁仁至, 舍旃焉如. 夫栖重渊以颐灵, 外万物而自得, 遗纷埃於险途, 澄精神於玄默. 不窥牖以遐览, 判微言而靡惑. 虽复设之以台鼎, 犹确尔而弗革也. 曷肯忧贫而与贾竖争利, 戚穷而与凡琐竞达哉! 吾子苟知商贩可以崇宝, 耕也可以免饥, 不识逐麋者不顾兔, 道远者其到迟也. 且夫尚父之鼓刀, 素首乃吐奇也;万钧之为重, 冲飚不能移;箫韶未九成, 灵鸟纡仪也. 是以俟扶摇而登苍霄者, 不弃诎於蓬蒿之杪;骋兰筋以陟六万者, 不争途乎蹇驴之群. 大孝必畏辱亲之险, 故子春战悸於下堂;上智不贵难得之财, 故唐虞捐金而抵譬. 明哲消祸於未来, 知士闻利则虑害, 而吾子言凡仆以泛舟, 孳孳於润屋, 劝隋珠之弹雀, 控虎口以夺肉, 轻遗体於不测, 触重险以远至, 忘发肤之明戒, 寻乾没於难冀. 若夫焚输倾岩, 木拔石飞, 阳侯山峙, 洪涛山罪巍, 轻艘尘漂, 力与心违, 从嗟泣而罔逮, 乃悟达者之见微也.36.6 “昔回宪以清苦称高, 陈平以无金免危, 广汉以好利丧身, 牛缺以载宝灰糜. 匹夫枉死於怀璧, 丰狐召灾於美皮. 今吾子督余以诲盗之业, 敦余以召贼之策, 进鸩酒以献酬, 慧养寿之忠益. 夫士以三坟为金玉, 五典为琴筝, 讲肄为锺鼓, 百家为笙簧, 使味道者以辞饱, 酣德者以义醒, 超流俗以高蹈, 轶亿代以扬声, 方长驱以独往, 何货贿之秽情. 夫藏多者亡厚, 好谦者忌盈, 含夜光者速剖, 循覆车者必倾, 过载者沈其舟, 欲胜者杀其生. 盖下士所用心, 上德所未营也.” 於是问者荡然自失, 请备门生之末编, 永宝长生之良方焉.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诗词搜索
标签列表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Copyright 拉菲平台 - 经典诗词网 www.jingdianshici.com Rights Reserved. | 站点地图 | 百度地图 | XML地图 |